首页 快穿之剧情改造 第43章:诲淫诲盗

快穿之剧情改造

酒沐沐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74609

    连载(字)

74609位书友共同开启《快穿之剧情改造》的古代言情之旅

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43章:诲淫诲盗

快穿之剧情改造 酒沐沐 74609 2019-09-02

如果说九皇叔送凤轻尘来,是凤轻尘要出风头,那后面就是被逼的,被众人逼迫成为人群的焦点。

众人涌了进来,三两下就把凤轻尘挤到外围。

至于证据?

“大人……”太守见到男子,忐忑不安的唤了一句。

站在深渊侧,凤轻尘指着对面的雪峰:“大长老,看到没有,只在从这里走过去,翻过对面那座冰山,后面就不再是冰天雪地。”

如果不是你的出现,她便能享受嫡女的待遇,你的出现严重影响了他们那一脉的利益。六叔与七叔一向亲近,他们同气连枝,而且他们插手北陵皇室的斗争,要让他们成功了,凤离族也许就只有这两支了。”这也就是凤离忧急忙来找凤轻尘,并且暗中帮助凤轻尘的原因。

同一时刻,西南方向闪过一丝亮光,嗖的一声飞向天空,炸开……

不得不说,作为兄弟他们都很像,不管是皇上、三王爷还是九皇叔,都一样的狠,对自家兄弟半点手足之情也没有……1568降兵,贱人的命就是硬

他是真怕了九皇叔,这一次要落到九皇叔手里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而他真得不想死……

九皇叔也不打断她,在凤轻尘做了深刻的检讨后,九皇叔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她:“哲哲的事你不用担心,本王会把哲哲找回来。”

好吧,凤轻尘不夸了。

“攻城方一向吃亏,城内虽然只有一万兵马,可一时半刻这些人也攻不下来,这里似乎没我什么事,我去云潇和王七那里看看,也不知医学院那帮学生,第一次在战场给人包扎,做得怎么样。”凤轻尘自认自己不懂打仗,要不是被清王拖着过来,她不会来城墙上。

“这什么鬼画符呀,歪歪扭扭的真难看人,还有这是什么字呀,怎么全是错字,什么乱七八糟的呀。”王七一张一张翻着,嫌恶的皱眉。

九皇叔直接去了自己住的院子,一到房内九皇叔就将外衣脱下,又将中衣解开,没有意外,绷带上全是血……1562到手,笑到最后才是赢家

她不能,不能再落到蓝景阳手里,再次落到蓝景阳手里,她一定会生不如死,她不想再过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。

“把飞虎爪丢掉,抓住我。”一切发生得太快、太突然了,九皇叔和凤轻尘来不及多做准备,只能提醒豆豆把手腕上的飞虎爪丢了,免得被飞虎爪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,反倒危险。

冰室不大,却很长,四面都是透明的冰墙,就像玻璃一样,冰墙里面还一朵朵立体的冰花,很漂亮……

“太好了。太好了。”凤轻尘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,此时她也顾不得脖子上的伤,立马查看九皇叔和豆豆的情况。

“小姐?”秋雨心疼的上前,却被苏绾打发了:“不用管我,去办事。”

这些年,江湖与朝廷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,直到今天的武林大会召开。随着九皇叔出现在天穹堡,一些小门派心里就有了小九九。

四国寻妃?哼!他们都不是笨蛋,这种借口,也只有那些白痴女人才会信。

“好。”苏文清一咬牙,起身在一边的石柜上,拿起一把小匕首,朝蓝九卿的伤口处剜下去,冰冷的刀尖碰到翻白的肉,蓝九卿痛得直抽气,却是哼也不哼一声。

大家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在玄医谷住下,可是左岸、苏文航、凤谨都可以无限制的住下去,九皇叔却不行。

就冲着这一点,赤炼水和郭保济也高看凤轻尘一眼……

说到这个,凤轻尘就特别地不好意思,尴尬的道:“害你们担心了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,我们被困在一个小山村,身边也没有人,根本传不出消息。”

九皇叔拉了拉凤轻尘的手,示意她等一下,凤轻尘看了九皇叔一眼,九皇叔却没有看她,而是对着王锦凌道:“大公子来得真早,不过轻尘累了,没有精力待客,大公子要是不介意,与本王去九王府如何?”

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,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,双眼紧闭。

这是杀人眼神。

“洛王,你这是在装糊涂吗?想要杀我的人因为什么,洛王还不清楚吗?只是半年罢了,难不成洛王下半辈子想和宫中的太监做伴?”凤轻尘丝轻轻一笑,在外人眼中,这一幕又是别有意思。

凤轻尘让下人把南陵锦行请到屋内,却不想看到一个她不见的人。

果然长得像,真让人喜欢不起来。

无论如何也要把人从王锦凌手上劫下来,免得失了皇家颜面。

符临显然是知晓凤轻尘要做什么,并没有开口寻问,任马车不疾不徐地往前走,直到来到闹市时,符临才开口,让凤轻尘换一辆马车。

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,蓝景阳已经把她的身份说给符临听了,不然符临不会特意去找她,更不会抢在王锦凌之前,安排蓝景阳见她。

景阳先生你这样的手段真叫人害怕,也不知你害了多少人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日后景阳成为连城主后,真希连城的史志上,能写一写你这一生骗了多少人,踩着多少人的尸骨才爬到今天的位置。”

火药味十足呀,暗卫头头偷偷给其他人打了个手势:撤!留下来,只有倒霉的份。

“你承认他是你未婚夫了?”九皇叔有一种想要把凤轻尘捏死的冲动,未婚夫什么的,叫得真亲热。

他不想成为曲哲第二,也不想成为曲惜花第二。他对他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坚决不允许九皇叔插一手。

当然,这只是表面上的意思,实际上众人这是联合起来,给皇上施压,让皇上以后不敢再用这种阴招。

鬼将的战斗力,明显比外面的鬼兵强,而且四肢也灵活的很,一把长枪在他手中,舞得虎虎生威,好在九皇叔早有防备,第一时间将凤轻尘拉到身后,抽剑替凤轻尘挡住一波波的攻击。

云潇是由脑实质发生的原发性脑瘤,也不知云潇脑子里的肿是良性还是恶性的,要是恶性肿瘤恐怕云潇也没有几年好活了。可惜……智能医疗包无法细检。”

神机营已成了一个空架子,情报据点被清,这次行动又损失惨重,光安抚那些死者的家人,就是一笔极大的开支。

说完,理也不理步惊云,转身下山!

“咔”的一声,拉开保险,举枪对准那身影。

那身影却突然收起刀,开口道:“凤轻尘,你胆子很大。”

事情商定,也到了饭点,凤轻尘留两人用饭,同时把云潇叫了过来,将有大夫观摩一事告诉了云潇,并且说了云家也有一个名额。

处在皇权斗争中的人,害人之心要有,防人之心更不能无,虽说九皇叔与西陵天宇的交情,最初并没有掺杂权利,可随着他们各自长大,慢慢地他们之间除了交情外,更多的是利益。

其实,锦行已经是好的了,只是……仍然有遗憾呀。

九皇叔慢慢地松开手,如无事状,静静地坐在那里,一副无视所有人的样子。

“仙子佳人,飘渺云山,美,果然美!”

皇城很大,可官宅、豪门都集中在城中心,凤轻尘也没有在路上拖延的意思,有侍卫开道,两刻钟不到的时候,凤轻尘就来到苏绾暂居的静秋园。

不是她小气,也不她不相信九皇叔,她相信九皇叔没有在外面乱来,可这样的事情她能相信一次,不能次次都信,如果九皇叔每次外出,都带一身脂粉味回来而不解释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他多少次。

没有一丝高科技的东西,完全利用自然环境,却能保证这里面干净整洁。

想到自己误解了九皇叔,凤轻尘也不知要如何道歉,只得转移话题道:“早知道这样,当初就应该弄死他,或者把他弄在真的活死人,省得麻烦。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凤轻尘一脸迷惑,她知道事情肯定和蓝九卿有关,但具体什么事却不知,看翟东明这个样子,难道是宫里出事了?468为女倾城傲色,为妇媚色无边

“姑娘,您今天是梳发,还是挽髻?”春绘作为四美婢之首,大胆的寻问。

蜥蜴人眼中闪过一抹亮光,灰暗的眸子隐隐多了一丝神采。凤轻尘的话,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,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,可是……

他真得还能再铸剑吗?

凤轻尘暗自松了口气,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,越发的不规矩了,不仅是唇在动,就是那双手也渐渐地不规矩了起来。

要说不舍得那是肯定的,可她拿在手上能做什么?

谷主弟子虽然是来办私事,可对萌宝也是真心好,一路上遇到病人,都会带萌宝一起为病人看病,顺便教萌宝一些看病的小知识。

“是,所以你不要乱跑。”为了吓住小萌宝,师兄说得一点也不含糊。

雪莲百花膏,亦被称为江湖第一美容圣品,可惜这东西千金不换。

吱呀呀的声音响起,邰城的士兵一个个以为自己听错了,狠狠地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与灰,往后看去,只见自家城主在诸葛先生、许清和肖扬三位大人的陪同下走出来,看那笑意飞扬的样子,似乎看不到眼前的惨况。

凤轻尘这帽子一扣,可把林大人吓得不轻:“凤姑娘,你消消气,消消气,都是下官不是,你先坐着喝杯水,下官这就派人去请示,尽快让凤姑娘见孙公子可好。”

唰唰唰……血衣卫一窝蜂的冲了进来,这一次他们手持弓箭和大刀,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早有准备。

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,凤轻尘这姑奶奶完全是疯了,她根本就不怕血衣卫,她和血衣卫硬扛上了……652合作,陈年往事最狗血

“两位公子大驾光临,轻尘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凤轻尘原本只想要调笑一番,可看到云潇和王锦凌一本正经的分坐两边,便正儿八经的行了个礼。

百鬼宫推出来的战车非常坚固,城天雷根本炸不开他们,而且那些战车还有数条长臂,这些长臂虽不灵活,但挥动时好几次都击中了震天雷,把震天雷打了回来,或者打进水里。

“一定是东陵这群小人暗中用计,破坏了王的计划。兄弟们,咱们上,把东陵狗皇弟杀了。”卯三见众人不安,怕影响军心,立刻跳了出来,将众人的怒火转移到九皇叔头上。

“九皇叔,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嘛,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,这天下什么样的女人你要不到。你自己不也说不过是一个女罢了,为何事到临头,你却没有按自己所说的做呢?九皇叔,侄儿真得不明白。”

“那好,记住你今天的话……如果本王骗了你,你只能把本王踹下床。”除此之外,什么都不许再做。

“不需要我们动手,自然有人会我们做。”九皇叔想到前段时间截到的那封信,眼眸深处是外人看不到的算计……

十八骑见状,立刻就找到感觉了,一刀一个,就像削萝卜一样,身边的鬼兵迅速减少……

凤轻尘本想帮忙,可看他们游刃有余,便不打算浪费子弹,与雪狼站在中央,尽量不给大家惹麻烦。

对凤轻尘和暄少奇来说,九皇叔与鬼王两人僵持了许久,可对他们二人来说,这不是刹那之间的碰撞,当两人内力相撞后,九皇叔手中的剑,已转了数十圈,而鬼王的手,也换了无数个动作……

“不信,你打开看看。”

当然,她更希望是有人帮蓝景阳,毕竟真要存在那样一条秘道,东陵皇城那高高的城门和满城的巡逻兵,对蓝景阳来说就是笑话。

“今天太晚了,明天……”一大早,杀凌天一个措手不及。

“嗯。”凤轻尘抱着小孩上了车,春绘虽然对凤轻尘手中的孩子好奇,却没有多问,放下车帘,让车夫把马车驶到公主府侧院。

如果她的理解没有错,九皇叔这话是暗示她差不多就行,不要将夜叶治好,只要夜叶不死在这里就行。

九皇叔没有说,侍卫当然不会吃力不讨好,在这个时候巴结夜叶,给夜叶换上干的衣服,就已是给他面子了。

还需要劫嘛,人都已经被救走了。

“骗人,你不会震天雷,怎么知道用炮竹可以弄出震天雷的爆炸后的味道。”左岸双手环抱,挡在马车前,一副你要不答应,我就不让你上车的架势。

天价悬赏不仅仅吸引了杀手,还吸引了无数想要那笔银子的人,就如同当年的陆家,只因为银子,就被西陵一锅端了。

即使,凤轻尘的幸福不是他给的。

“拿自己的命来谋算,是下下之策。”凤轻尘承认九皇叔说得有道理,可不赞同。

紫衣殿那些女人根本不防备她,她要下手很容易,之所以迟迟未动,是想要寻一个大城镇,人多的地方比较好溜。

他不就是偶尔不出现在早朝上吗?那群该死的文官,凭什么说他因美色误国?他什么时候误了国事?

凤轻尘不停地告诉王七,这里要什么,那里要什么,王七郁闷的几次想要弃笔而去,可看在凤轻尘热切的眼神下,他忍了,可忍的结果呢?

“快,快传御医,公主受伤了。”宫女慌成一团,半拖半抱,将安平公主抱上床,又赶紧的将碎片给清理干净。

“母后,如果凤轻尘让王锦凌双眼复明了,那是不是代表她也可以,将太子的病治好?”东陵子洛大胆的猜测着。

太子的心,有一个口子,凤轻尘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能将太子的心取出来,补好!1986滚,总要有一个活着

这个男人,居然没有被他一掌打飞,这怎么可能,他怎么做到的?

自然,敏夫人不会寻死,她从这个地方跳下去,是因为她在下面有布置,便是纵身跃下,也不会要她的命。

九皇叔没有再追,而是转身就要加入战斗圈,继续与百鬼宫和面前所有站着的人厮杀,这一刻,九皇叔眼中没有敌我。

唉……凤轻尘叹了口气,睁着眼睛到天明。

“原来是胡太医,失敬失敬,不知胡太医你擅长什么?”凤轻尘看似在笑,可眼中却是寒霜密布。

凤轻尘有智能医疗包在,完全不需要回凤府,回凤府不过是一个掩饰罢了,毕竟她无法解释,如何凭空拿出一堆器具。

嘭嘭嘭……凤轻尘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的,这是紧张地。

皇上虽然说,他们是自家兄妹,可皇上的话就是圣旨,端亲王再不情愿意,明面上也不能抗旨。

端亲王让管家来找西陵天宇,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,他让西陵天宇帮的忙,并不是多难的事。

“让他滚,让他给本宫滚回去。”长公主气得脸色发紫,可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,长公主却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“啊,我忘了我和朋友在约,你让谢三送你。”王七一听立马溜,轻尘今天太彪悍,他心有余悸,暂时不敢与轻尘同坐一车,他怕靠得近还能闻到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儿。

“九皇叔有令,王府上下任何人都不得外出,不得泄露消息,违令者杀!”亲兵首领也很苦逼,这个真心不是他的错,他也是身不由己。

有九皇叔在,他要看到轻尘和孩子恐怕没有戏,不过带着凤谨就不一样了!

九皇叔说这话时,带着几分小心与期待,目光灼灼地看着凤轻尘,面上虽然依旧平静,可心里却极度忐忑。

九皇叔一直看着凤轻尘,等她的答案,凤轻尘一如既往地没有开口,九皇叔眼中的热度慢慢冷却,整个人都些颓废,无声地自嘲讽一笑:果然还是不行,轻尘还是不肯原谅他。

“以后,我们都要好好的,就像你说的,过去的就过去了。”凤轻尘带泪露出一个笑颜。

洛王摆明是看到义诊的功劳,要来摘桃子。

皇城没有九皇叔,没有思行,没有翟东明,没有云潇,只有王锦凌一个人,王锦凌最近又忙着接待各地来的学者名士,忙得不可开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