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:仙霸
作者: 时之乐弦章节字数:17134万

“上官凌雨,你竟然还不知悔改。”恰恰在此时,夜无痕冷冷的开口,他既然已经决定了做这恶人,那就做到底吧,原本他也是想在废了上官凌雨的武功后放过她的,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还想杀云儿,那就怪不得他了。

“你敢,我怀的可是绝王的孩子,你敢打掉绝王的孩子,你。”那个女人稳稳了心神,再次狠声说道,只是,脸上却是满满的害怕,手更是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。

“我知道。”叶寒这才慢慢的开口,一字一字轻声说道,只是那声音中,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沉痛,暗暗的呼了一口气,再次继续说道,“中了这种毒,刚开始时,就跟怀了身孕是一模一样,不但有孕妇的反应,而且腹部也会一天一天的大起来,而且,还有胎儿的脉搏。”

“你按我说的调理,保证大人,小孩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。”叶寒一脸轻笑的望向她,略带得意地说道,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再次补充道,“保证你会平平安安的。”

“岚儿,你能这么想,就最好了。”蓝魅辰意外之下,却也多了几分欣慰。

蓝岚是何等聪明的人,岂能听不出凤忆希的心思,心中微沉,这丫头以前可是最粘着她的,事事都听她的,这才几天的时间,她竟然就向着那个女人了,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。

凤忆希的意思,就是要告诉蓝岚,他的皇兄,对皇嫂是真心的,希望,她不要再跟以前一样的执迷不悟了。

“皇嫂,她是蓝城的公主,蓝城的城主夫人跟母后是结拜的姐妹,而且蓝城城主是皇兄的师傅,皇兄那一身的武功都是蓝城城主亲自教出来的呢,所以,蓝姐姐其实跟我们算是一家人了。”凤忆希恰到好处的解释着,一边说明了蓝岚的身份。

而且他跟太上皇刚刚从大殿上回来,若是他们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早就说了,也不必这个时候单独来找他。

“我的云端,你觉的现在是上早朝的时间吗?”凤阑绝看到她一脸着急的样子,唇角的笑更多了几分灿烂,微微靠近她的面前,轻声笑道,上官云端愣住,双眸微转,望向外面那高高悬起的太阳,这个时辰,只怕都已经快到中午了,还谈什么早朝呀?

只是看到她那一脸的红晕羞涩的样子,便忍不住的想要逗她,这样的她,比起平进冷静的她,可是可爱多了。

若不是亲耳所听,他们真的不敢相信,或者说,就算是亲耳所听,仍就不敢相信。

“皇上的意思是命令我跟公主比试吗?”只是,恰恰在此时,上官云端再次冷冷的开口说道,就算此刻是对皇上说的,仍就是带着几分强硬还有几分让人无法忽略的魄力。

不过,大家此刻都已经没有刚刚的那般紧张与担心了,毕竟让一个傻子写出那样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她只有在毛笔上的墨用完了的时候,才微微的抬一下头,重新蘸上一些墨,但是她那双眸子,却并没有望向任何人,只是专注的写着她的答案。

说真的凤阑绝此刻也被她惊住了,虽然他看不到她写的那些数字,但是他却看到她写了整整一页纸。

那些数字间的规律是她告诉他的。

这绝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人嫁衣,相信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,而且,那些特别的图案,特别的搭配,让人一眼就可以映入脑中,难以忘记。

“皇上放心,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,这其间,没有一个人离开,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。”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,再次连声回答道,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。

“绝,原来你在这儿呀。”上官云端知道凤阑绝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,而李大人再三的为丞相求情很显然已经激怒了他了,她不想他因为此事而处置李大人,所以便连连走向前,柔声说道。

“我当然明白,当然明白,所以,我只求皇上能够直接将絮儿处死,少让絮儿受点罪。感谢皇上成全了我,我这几天也算没有白跪。”丞相微微的点头说道,脸上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,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呜咽。

可见,他对她,仍就不能忘情。

众人都微微的愣住,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皇上,不明白,他为何会突然停下来,而且还呆住了。

谁都知道,这皇宫有雪凝的,除了皇上就只有她与李贵妃的,如此一来,岂不是也把她扯进去了。

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,他如此一说,这事就更热闹了。

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,李妈发现后,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,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,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。

因为,这链子必须是你最亲,最爱的人给你戴上才行,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掉的。

“当年夫人吩咐过,若小姐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,就把这另一根链子交给那个男人,让他给小姐戴上,若他是真心爱着小姐的,这链子就不会掉下来,若他并非真心爱着小姐,而是因为其它的目的而娶小姐,这链子就根本戴不上去。”李妈喃喃的低语道,“另外一根,夫人已经给小姐戴上了,但是这一根,要等到小姐找到她的心上人,另外那根链子一般人倒是可以戴上,只不过,用不多久,就会掉下来,但是这一根,除了那个真心爱着小姐的人,根本戴不上去。”

“王爷,这可不行呀,新娘子上轿之前怎么能吃东西呢。”老夫人连连着急的拦着。

“或许吧。”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,说真的,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,而且,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,没有个正形,不太可信。

凤阑绝抱起她时,身子似乎微顿了一下,双眸也似乎再次的闪了一下,脸上的轻笑也微微的隐去,唇角多了几分冷意。那跪在地上的五个黑衣人,正是他派出去的五个人,竟然都被抓了,他原本就是依靠对皇宫的熟悉,把那几个人早就悄悄的带进皇宫,吩咐他们,等凤阑绝成亲之时,暗中行动,他原本以为,那个时候是最松懈的时候,以为自己的万无一失,但是却没有想到,他的人竟然全部被抓,没有一个逃出去的。

皇上为了摆脱嫌疑,只能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来。

“奶奶放心,雨儿记住了。”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,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,她做什么都不怕了。

她虽然是被休回府的,但是却算是待嫁女子,所以她若不来,就是抗旨,皇上可是正想法设法的挑爹爹的不对,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,而连累了爹爹。

房间里的人,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,都想到了这一点,而且,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,尊重的,所以,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。

“不如,等皇嫂醒来再说吧,这可是为皇嫂报仇呀,怎么着也要让皇嫂看到呀。”凤忆希望向夜无痕那一脸的阴冷,以及有些让有惊颤的寒气时,微怔了一下,然后故意装做轻松地说道,想要缓和一下此刻的紧张的局面。

叶寒对上秦思柔投过来的眸子,看到她仍就没事般的样子,心中更多几分懊恼,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秦思柔微愣,有些无辜的瞥了一下唇。

这一刻,心很痛,真的很痛,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,这一刻,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。

所以,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。

“对了,上官凌雨呢?”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,忍不住问道。

进了皇宫后,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,只是,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,却看到,他原先的那些侍卫,都已经被换下了,只是,不知道,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?

“是。”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,然后望向那几个带回轮椅的侍卫,低声问道,“皇上,这轮椅?”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17134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